中国非物质遗产

体育赛事停摆 多米诺骨牌已倒下

  本是国际体育大年的2020,奥运会、欧洲杯等重要赛事原定要悉数登场,但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暴发,瞬间让这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全球连锁反应下,众多比赛停摆、延期,损失和打击不仅在当下,还深远地影响到了未来。与体育赛事一样强调现场体验,同样受到重创的还有演出行业。可以预见的是,两者的格局,都将面临一次明显的调整变化。

  在汹涌的新冠疫情和球员、教练纷纷确诊感染之后,英超和德甲终于停止挣扎,宣布所有比赛延期,加上较早已经停赛的意甲、西甲、法甲,目前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已全部停摆。各国联赛暂停,欧足联旗下的欧冠、欧联赛事同样戛然而止。

  欧洲足球赛事的停摆,可谓全球体育在新冠疫情下的风向标。这不仅是因为它的竞技水平在全球足球领域显著领先,还在于其产业规模同样位于世界体育产业的顶端。

  疫情在欧洲开始蔓延以来,就不断有人质疑各国足球职业联盟和欧足联为何在采取措施上优柔寡断。前曼联球员、现天空体育评论员加里·内维尔就表示:“英超的管理人员把这件事情弄得一团糟,非要等到一名俱乐部教练感染了病毒才行动,他们的行为令人感到尴尬。”

  目前欧洲足坛巨大的经济体量,让管理者的任何决策都不得不考虑到对金钱利益的影响。以英超联赛为例,它的经济体量超过了英国整体GDP的1%,仅每年上交的税款就足以支付全国一半的工资。西甲和西乙联赛直接和间接带来的经济贡献也占到了西班牙GDP的1.37%,这几乎是该国航空业的1.5倍。

  停摆之后,现实的经济问题马上就摆到了眼前:转播权和赞助费是各俱乐部和职业联盟收入的重要来源,比赛停止,这些收入都化为泡影;同时球员的工资还照样要发,如果暂停发工资或者减薪,俱乐部马上会被球员维权。而在目前欧洲主要联赛的俱乐部,在球员工资这一块儿的支出基本上占到了年收入的50%-80%,甚至单赛季就超过100%;对于一些豪门球队来说,每年开出两三亿欧元的总工资已成了“标配”。如果停赛时间过长,某些俱乐部出现资金链断裂、最后破产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看看五大联赛里率先停摆的意甲就能明白:意大利政府强制要求全国体育比赛空场进行之前,很多小俱乐部仍然在意甲联盟会议里反对空场比赛,因为门票收入对于他们来说也非常重要。就算到了全国新冠肺炎确诊接近万例的“危急时刻”,意甲停摆的决定还是来自政府,而不是职业联盟和各俱乐部。

  而且,目前的“停摆”都是宣布延期,并没有说彻底取消,因为要是赛季报销,各联赛的直接损失都会达到数亿、数十亿欧元的规模,这是各俱乐部根本承担不起的。所以,就算恢复之后的比赛大多数要空场,各联赛也会尽力硬撑着踢完。

  对于欧足联而言,情况同样如此。它迟迟不肯宣布今年欧洲杯延期,甚至还在希腊的奥林匹亚科斯队的老板已经确诊新冠肺炎的情况下,不顾英超的狼队提出的延期申请,坚持要求后者按期去希腊踢完两支球队的欧联杯比赛。这都是为了最大化保住经济收益。

  北京时间3月17日晚,多家媒体确认欧洲杯推迟一年到2021年夏天举行,具体时间为2021年6月11日至7月11日。以当前各国的疫情态势而言,到原定欧洲杯举办的6月,能否让球员正常比赛,需要画上一个巨大的问号。尤其今年的欧洲杯为庆祝赛事举办60周年,第一次没有设置主办国而是选择了在11个国家的12个城市举行,举办地遍布整个欧洲,必须要整个区域全都安全才可以按计划举办,这就非常难以预料了。

  “活久见”的全面停摆,也让全世界开始重新思考体育的本质何在。人们惊叹英格兰足球联赛上一次停摆还是在1939年,原因是二战;但自开赛以来,之前123年即使遭遇战争也未延期过的波士顿马拉松,目前也已第一次宣布推迟到半年后举办。在生命面前,体育无疑该退居第二位,更遑论依附在体育之上的经济利益。

  欧洲足球的停摆,将带给世界足坛深远的影响。疫情过去后,各国联赛首先考虑的肯定是恢复自己的运转,不可能优先来踢欧洲杯;用原定欧洲杯的档期来补上之前耽误的联赛赛程才是最实际的。同时,欧足联自己的欧冠、欧联也需要时间来弥补。综合这些因素,最终决定是“欧洲杯推迟一年,在2021年举行”。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2021年,是国际足联筹备已久的首届新世俱杯的举办年份,这届赛事已经决定在中国进行。如果世俱杯与欧洲杯撞车,那欧洲许多俱乐部恐怕只能派出自己的二线队员、青年队员来参加世俱杯,国际足联是不可能容忍这种情况出现的。实际上,新世俱杯本来就是国际足联拿来与欧足联的欧冠抗衡的武器,两者怎会轻易互相让步?

  举办世俱杯本是对中国足球非常大的利好,但若与欧洲杯冲突,各方面利益无疑也会受损。如果2021世俱杯也顺延呢?也很难。如世俱杯延期到2022年,又将撞上同年的世界杯,尽管卡塔尔举办的世界杯在冬季,但夏季打世俱杯冬季打世界杯,各国球员疲于奔命,肯定也不会答应。再延一年到2023年?中国又将举办本土亚洲杯……“妥协让步”和“利益牺牲”,在所难免,只是看由谁来承担、如何承担。

  当然,受疫情影响停摆的远远不只是足球,也不只在欧洲;美国的NBA、NHL等各领域国际领先的联赛也都已按下“暂停键”。更引人关注的,就是今年的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

  3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闻发布会上依然表示:“我们将会战胜疫情,按照计划成功举办奥运会。”尽管由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的圣火于3月12日在希腊采集成功后很快就取消了在当地国内的传递活动,东京奥组委还是宣布日本国内的火炬传递会按计划于3月26日开始。

  然而,只是日本一方面宣示信心和采取行动是不够的。上海体育学院运动与健康产业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黄海燕教授向《新民周刊》记者表示:疫情之下,奥运会要面临一个与各国体育联赛不同的难题,那就是目前许多项目的奥运参赛资格都还没有确定,而这些资格赛都已经暂停。如果资格赛迟迟不能恢复,或者恢复后已经来不及打完比赛,那如何公平、合适地确定奥运参赛人员会是个大问题。就算赶在奥运会开幕前,各项目都确定好了参赛人员,这些运动员教练员能否从所在国家顺利地前往日本,也要打上问号。

  “这样一来,东京奥运会首先要考虑的就不是如何做好全面防疫或者要不要空场比赛,而是有没有运动员去参加奥运比赛的问题了。”

  奥运延期,是许多公众和体育业内人士的呼声。黄海燕也认为,延期举办是奥运会可以付诸实践的操作,因为这个赛会本质上是国际各个单项体育赛事的大集合,只要有安全的空间和足够的时间,相信每个单项体育的国际联合会能够各自寻求到合适的方法来重新规划资格赛。

  只是,奥运一旦延期,就将在更大范围内波及到全球的体育。当前全球体育的一体化已经非常紧密,新冠疫情推倒的这块多米诺骨牌,最终将带来怎样的连锁反应,恐怕谁也无法预料。

  当下众多停摆、延期,将来必然有不少冲突、“撞车”,全球体育产业的格局将面临一次重构。“一些体量小的体育健康产业企业,很可能撑不过这次疫情而倒闭;能够留下来的,将是领域中较为优质的那一部分。可以预料的是,疫情得到控制后,公众对自身健康的关注将会有明显的提升,相关的消费意愿随之提高,这对经历考验之后的体育健康产业而言将是一次机遇。”黄海燕说。

  他同时表示,之前中国国内有不少体育健康企业的业务重点放在国外,它们不妨在当前的形势下,把眼光更多地移回国内。以目前的全球疫情形势而言,中国的体育市场将会比其他国家更早复苏,如果能抓住时机主动转向,不仅能为企业赢得发展机遇,还能助力国内体育品牌的做强。

  疫情也逼迫体育健康企业改变原有的商业模式,将线上部分的比重增强。对于某些企业而言,原来线上部分只是线下部分的补充,目前却成为唯一的可以支撑业务运行的领域。这种产业结构上的改变趋势,即使在疫情结束后,也很大可能会持续下去。

  同样以现场体验为主导的全球演出行业,因为各国剧院的陆续关闭、禁止举办人群聚集的活动,也遭受了重创。剧场资源的有限性,必然让许多剧目无法在疫情结束之后还能竞争到场地,这将让一些演出项目就此中止,前期投入只能打水漂。不过,与体育产业不同的是,许多剧组和演职人员都表示,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集中开展创作和学习,相当于为提升将来作品的质量做长期投资。

  在纽约从事演出自由职业的赵艺青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目前她的所有演出都已经延期,所有试镜试演都改在线上进行,“我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习。”她说的“学习”,就包括在家中进行形体发声训练、研究剧本以及进行剧本创作。

  3月14日晚,上海交响乐团的4位演奏家,在演艺厅内对着空旷的观众席开始演奏,这是春节以来该乐团做的第一场演出,在线上向所有观众免费开放。这场演出虽然没有现场观众,但无论是舞台灯光还是现场收录音都严格按照常规音乐季的标准来执行。

  疫情暴发以来,上海交响乐团是最早尝试转型的演出团体之一。1月27日,乐团开启“云剧院”,提供免费在线音乐演出;随后,又在微信公众号上推出“自我隔离音乐包”“首席教你学乐器”“周末线上音乐会”,在抖音上举办演奏家个人直播;一直到音乐会的“云演出”。这样形式创新同时严守水准的探索,引来了《纽约时报》的关注报道和点赞,被该报记者视为“艺术家和演出团体尝试适应困境”的优秀样本,介绍给了世界各地的读者。

  实际上,如何把现场的演出转移到受众更广泛的渠道中,全球演出业早已在探索。英国国家剧院自2009年开始推出“NT Live”项目,把原来只在现场舞台演出的精彩剧目录制为高清影像,在全球播出。在NT Live的剧场里,每个座位都成了黄金座位,特写镜头将演员的微妙表情和细小动作全都捕捉到位;并且,还能欣赏到现场看不到的排练花絮。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票价比现场演出要便宜很多。

  不在现场也能有现场的精彩体验,NT Live运行十多年来,已经受到全球观众的欢迎。这样的尝试,或许将因为当前全球肆虐的疫情而被更多的演出提供方与观众接受。

  不过,为了保持尽可能还原现场的影音效果,NT Live的播放一般要在电影院或剧院中,对播放的设备有很高的要求。疫情围城时,影院剧院封闭,这样的演出能否移植到硬件条件相对简单得多的个人电脑、手机上,还依然能让观众拥有较好的体验?这对演出行业提出了新的课题。

  东京奥组委理事高桥治之早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奥运会可以延期1年或2年举行。而且最新想法是改到2022年举行,这样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同年举办,2022年将成为引人注目的“奥运年”。

  据称,已有多名奥组委理事赞同高桥的方案,但也存在反对意见,还有人提出所有比赛空场举行,而奥组委理事会将在30日召开会议,具体讨论相关问题。但东京奥运会是否取消或推迟,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国际奥委会手里,而国际奥委会主席早前表示将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